您的位置: 保定资讯网 > 美食

辩护人之后国家的转型与人民的转型

发布时间:2019-11-14 11:48:18

  《辩护人》之后:国家的转型与人民的转型

  《辩护人》之后:国家的转型与人民的转型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辩护人》之后:国家的转型与人民的转型 《辩护人》之后:国家的转型与人民的转型 Posted on 2015年5月19日 by new_notlee in 多彩生活 国家的转型与人民的转型我评风靡一时的韩国电影《辩护人》,抛出一个观点:“国家的转型(民主转型)与人民的转型(公民转型),两者相互成就,最好同步发生。最起码,人民的转型不能迟于国家的转型,人民无法崛起,国家便无法彻底翻身。”有一读者质疑,认为国家的转型不能迟于人民的转型,假如国家不能转型,不能提供制度和文化的民主土壤,人民便难以从臣民、暴民、愚民进化为公民。这么一来,似乎成就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我想起着名的政府与人民之辩。有人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人却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两者相争,无穷无尽,不知何时是个头。我还是愿意认为,政府与人民,正如国家的转型与人民的转型,相互作用,并不分主次与先后。不过,现实当中,限于我们的智识、视野、立场、语境,往往要分出主次与先后,这不是什么问题,不必求全责备。我们只是要注意这每一次分解、每一种选择背后所潜伏的思想和思维。譬如有人指出,在封闭社会,流行“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在开放社会,流行“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由此而言,政府与人民,你选择何者为主,何者为次,正对应封闭与开放两种思维。那么,坚持认为应该先有国家的转型,再有人民的转型,这是什么思维呢,这背后到底是什么思想在作祟?在我看来,第一是精英主义。既曰精英,自然一贯鄙弃民众,视民众为羔羊、婴儿,或如刘阿斗。他们并不相信民众的转型能够推动国家的转型,进而言之,他们并不相信依靠民众自身的力量,便能转型为公民。他们的口头禅是:民智未开。民智怎么开呢,当由精英来开。若无精英的教化,民众便无力运行民主政治。国家转型的重任,只可能落在精英孤高的肩上;民主转型的过程,正是开发民智、训练民众的过程。基于此,他们绝不能认同,人民的转型将早于国家的转型,因为在国家转型的征途之上,民众只是被动的旁观者,甚至是反动的绊脚石;精英主宰了转型,同时主宰了转型政治的话语建构。第二是国家主义。这是我们都熟悉的腔调:国大于家,国大于民,有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人民,人民好比嵌入国家机器的螺丝钉,国家机器的形态,决定了人民的面目。当国家主宰了人民,国家的转型必将主宰人民的转型。转型的先后关系,取决于国家与人民的权力关系。与精英主义不同,国家主义并不否认民众的能力,而是要限制民众能力运转的方向,民众能力再大,都得为国家的轴心服务。一旦民众的转型走到了国家的前头,国家机器将面临脱轨的危险。所以国家主义者绝不允许人民的转型先于国家的转型。这两大主义都拥有强大的市场和拥趸。相比之下,我更恐惧国家主义的荼毒。它不仅导致民众遗忘、放弃了个体的权利,还滋生了一种思维惰性:在臣民的国度,我为什么要成为公民呢;在流行下跪的国度,我为什么要直立行走呢;在一个冷漠如瘟疫一般蔓延的国度,我为什么要见义勇为呢。此即国家对人民的同化,国家如何,人民便如何,国家沉沦,人民便无法崛起,甚至不思崛起:他们不仅缺乏转型的能力,更丧失了转型的动机和意愿。最可怕的是,他们不去反躬自省,反而将懒惰、犬儒、漠然、虚无的罪责全部推到发病的国家头上,因为国家黑暗,所以我甘于黑暗,因为国家丑恶,所以我甘于丑恶,国家沦为了自我局限、禁锢、奴役的借口。这样的思维,这样的惰性,注定了人民的转型,只可能晚于国家的转型,事实上,这里并无任何转型可言。人民寄望于国家的推动,然而谁来推动国家前行呢?上帝?自然?历史规律?当人民与国家相互推诿、相互奴化,遂形成一种恶性循环,两者一同陷入致命的漩涡之中,谁也无法突破。这就需要重构国家与人民的关系。姑且不论国家主义的是与非,起码可明确一点,国家不该成为人民的包袱,同时,人民不能将国家视作挡箭牌,不能因为国家的封闭,我便有理由停滞,因为国家的衰弱,我便有理由自暴自弃。国家当然要批判,不过凡事都归咎于国家的行为,同样要批判。就像一些精英,凡事都抱怨民智未开,黄章晋则嘲讽道:“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精英落后最显着的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那怕国家主义如黑云压城,个体依然大有可为。个体无法超越国家,但是他可以通过对自身的超越,参与国家的转型。举例来讲,当一个国家深陷谎言的泥沼,你坚持说出真相,拒绝同流合污,便是对自身的超越,如索尔仁尼琴所云:“对一个国家来说,拥有一个讲真话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个政府……”如果你发挥了“另外一个政府”的作用,便是对国家的建构。谎言帝国的崩溃,正依赖于你的呐喊;国家的转型,正依赖于你的转型。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强调“人民的转型不能迟于国家的转型”。其实人民转型的同时,国家便开始转型了。当人民都向前走,国家怎能往后退;当人民都向往光明,国家怎能沉迷于幽暗?须知,国家转型不是人民转型的充分条件,人民转型却是国家转型的充分条件。一言以蔽之,对个体而言,国家如何转型,只是第二位,第一位,还是我们自己如何转型。不论我们置身于什么国家,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始终是我们的第一选择;不论国家是什么面目,都不该当作延缓、败坏我们向公民转型的借口。甚至,在一个充满了臣民、暴民、愚民的国度,我们更有理由做一个公民,此刻,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一个公民就是一个国家。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给1岁以下宝宝的作息建议!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药膳食疗
家居装修
排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