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保定资讯网 > 游戏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79章_1

发布时间:2019-10-23 15:45:51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79章

连丰酒店,钟灵来到这里,再次打给赵强,才知道赵强在酒店五楼的桑拿部,要钟灵直接上去,赵强的话让钟灵一阵气结,冷冷的说着在酒店一楼的自助餐饮部等他。

\t约莫十多分钟的功夫,只见赵强直接裹着一件浴袍从电梯内出来,目光沿着整个大厅扫视了一圈,看到钟灵坐在沿马路边靠窗的位置,赵强这才施施然的走了过去。

\t“亏你父亲还送你出国留学四年,让你受过高等教育,你却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这种公众场合,你穿着这样出来,也不怕害臊,我都替你感到脸红。”钟灵注视着赵强,赵强的年纪有三十五六了,比她大了好几岁,说起来,赵高朋和其妻子年轻时为了事业,并没有急着要孩子,其妻子直至三十多岁才生育了第一胎,否则赵强现在应该是四十多岁了才对。

\t“穿什么衣服跟受过什么程度的教育有啥关系?你不知道这在国外是很常见的事吗,我看你是少见多怪,只要我没脱光,我裹身浴袍来这自助餐饮部吃饭又咋的。”赵强老神在在的说着,一点也不在意钟灵的话,看他的言谈举止,也没半点三十多岁男人该有的成熟稳重,观其白皙而又略显病态的皮肤,同样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长期养尊处优并且沉迷酒色的人。

\t“不知羞耻。”钟灵撇了撇嘴。

\t“哎呀,钟灵大小姐,哦,不不,我应该叫我的好后妈才对,不知道是谁更不知羞耻的?不到三十岁的女人,嫁给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头子,钟大小姐,嫁给一个比你爹还大的男人,你就觉得自己很有羞耻心,很光荣是不是?”赵强嘲讽的看着钟灵,“也不知道是谁冲着我家的那点财产,真正的把寡廉鲜耻这四个字的含义诠释得淋漓尽致了。”

\t“赵强,你……”钟灵脸色难看,“你就是那样称呼你父亲的吗。”

\t“那老头子也配当我父亲?从小到大对我没什么关心也就算了,临死前还被某只狐狸精迷得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踢到一边去,把公司交给别人,这样的人,老子不认他那个父亲。”赵强眉头直抖,狰狞道。

\t“赵强,你应该知道你父亲不是不关心你,他以前是忙于公司的事,后来发现你学坏了,你父亲不是经常抽出时间来关心你们兄妹俩吗,是你们自己不好好改正错误,总是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才让你父亲失望透顶的,他没把公司交给你掌管,难道你还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吗,其实他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你来继承公司的,要不然他何至于把遗嘱交代得那么详细,我手上另外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是要给你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t钟灵苦口婆心的说道,她希望等下能用情理打动赵强,让赵强不至于和那陈君和继续合作下去,那陈君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钟灵虽然不敢武断的下定义,但直觉告诉她,赵强和陈君和合作是与虎谋皮,引狼入室。

\t“别跟我讲这些有的没的,我知道眼前的事实是公司由你掌管,我这个唯一的继承人反而只能靠边站,凭什么?我才是那老头子唯一的儿子,你不过是他娶回来的一个臭女人罢了,你真当自己是这公司的主人了?那老头子会留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是他瞎了狗眼,也不知道你这个臭女人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舍得给你这么多,我看那老头子也是老糊涂了。”赵强愤怒道。

\t“你父亲病重的时候,你和你妹妹人都在哪里?你们就给他请个看护然后就不管了,每天象征性的去医院看一眼就走,直到他病危最后几天,你们才每天都在医院多呆一会,而且目的还不单纯,并不是真正的关心他,而是盯着他的遗嘱,你说高朋能不寒心吗?你是他的亲生儿子没错,但高朋让你在公司挂了董事,希望你能参与到公司的管理中来,帮他管理公司,日后也好将公司交给你,但你看看你自己都在干些什么?你三天两头不来公司,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见人影,你知道公司每年有多少收入吗?公司账上有多少现金吗?公司欠银行多少贷款吗?你一个都不清楚,高朋放心将公司交给你经营?他说的没错,要是将公司交给你,不用多长时间,你就会将公司彻底败光。”

\t钟灵和赵强针锋相对的说着,她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赵强那样去说他的父亲,赵高朋临终时就是被赵强气死的,在九泉之下要是知道赵强还这么说,赵高朋怕是会死不瞑目。

\t“嘿,你倒是能说会道,把我们说得一无是处,怎么,你这意思是想把你自己捧上天?我们什么都不是,你就很了不起了是不是?你敢说你嫁给我爸不是贪图我们家的钱?说别人之前先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也不是个什么好女人,别把自己整得多么高尚似的,你对那老头子好,还不就是盼着多分点遗产,你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赵强冷笑的看着钟灵,“钟灵,你自己其实比谁都无耻,别把自己装得多么高尚,你不配。”

\t钟灵看着赵强,目光喷火,气得胸口一阵起伏,连话都说不出来。

\t“怎么,被我说中了,无话可说了吧。”赵强见钟灵说不出话来,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t钟灵死死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忍着一口怒气保持沉默,赵强的话,很难听,但让钟灵感到悲哀的是,她发现并不是真的能完全理直气壮、问心无愧的去反驳赵强的话,要说她当初嫁给赵高朋,没有出于一点别的目的,可能吗?答案是不可能的,如果赵高朋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不是一个身家二十几亿的成功人士,她会嫁给赵高朋吗?不会!

\t哪怕是现在,钟灵扪心自问,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

\t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人,谁会嫁给一个比自己父亲年纪还大的男人,哪怕是爱情真能超越一切距离,但不见得能超越这种年龄的差距。

\t良久

,钟灵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平静,她是来和赵强谈事的,不是来和赵强争执的,必须心平气和的和赵强谈一谈,赵强的性子就是那样,越是和他争执,越是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

\t“赵强,咱们不谈这个,今晚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谈谈陈君和的事。”钟灵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平静的看着赵强。

\t“陈君和?他有什么好谈的。”赵强眉头一挑,“哦,对了,我听说陈君和好像正在追求你呀,据说公司前台每天都摆放着一大束玫瑰花,听说是陈君和专门为你送的?哎呀呀,真是郎才女貌,天作地和的一对呀,钟灵大小姐,虽然你是我名义上的后妈,但你要是想改嫁的话,为人‘子女’,我是非常赞同和支持的,你还年轻,正所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这个年纪,需求正是强烈的时候,我也不好意思让你为我父亲守活寡不是,放心吧,你要是想和陈君和在一起,我是绝对举双手赞成的,要是你自个不好意思去说,嗯,我和陈君和正好认识,可以帮你去说,就说你对他也有好感,不好意思说出口罢了。”

\t“赵强,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钟灵怒视着对方。

\t“啧,怎么能叫无耻呢?钟灵后妈,我这是实实在在的为你着想,我听说女人要是生理需求得不到满足的话,很容易脾气暴躁呀,生理不调呀,更年期提前来临呀,钟灵后妈,我是真心为你着想的,我可不希望你年纪轻轻就守活寡,反正老头子也死了,他死前也没要求你不能改嫁不是,作为子女,我是衷心希望你后半辈子能够幸福的,虽然我看厌恶老头子,但他毕竟是我父亲,他娶了你,那我就算看你再不爽,你名义上还是我的后妈,所以我也愿意祝福你,你要是需要我去帮你撮合你跟陈君和的好事的话,那我更是义无反顾,那陈君和同样是年纪轻轻,一表人才,更是羊城市有名的钻石王老五,相信你和他在一起,也不会辱没了你。”赵强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说着,脸上的表情满是戏谑。

\t“赵强,你说够了没有?你要是还没说够,我可以继续听你说下去,直到你说到口干舌燥,说烦了,说腻了,说不下去为止。”钟灵冷冷的看着赵强,赵强明摆着想在言语上侮辱她,钟灵不可能不生气,相反,她满腔怒火,但她知道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要是让赵强逞一下口舌之利就能让其将心中的不平和火气都发出来,钟灵也不介意听对方继续说下去,任凭对方继续冷嘲热诚,等一下,如果双方都能够心平气和,那么,也许会能更好的谈一谈。

\t“说够?我怎么会说够呢,我说个一天一夜都说不够。”赵强冷笑着,他对钟灵是真的恨之入骨,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抢了本该属于他的财产,公司是他的,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公司只能是属于他的,却被钟灵这个女人抢了过去,哪怕是他知道钟灵并不能实际意义上的真正拥有公司,只有管理和决策权,但他依然不甘心,就算钟灵拿不走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钟灵名下却是实实在在的拥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老不死的竟然给了钟灵百分之二十!整整百分之二十!那可是几亿的钱!那都是他的钱!都是他的钱!

\t“好吧,你既然还没说够,我愿意继续听你说,你尽管说,说到不想说为止,要是这样能让你发泄出一些怒火,我很乐意听你讲。”钟灵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到了这时候,她反倒是真的静下心来了,能让赵强把一些话骂出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t“怎么,你这个臭女人很想被人骂不是?老子今天就狠狠臭骂你一顿,你就是下贱、不知羞耻、毫无廉耻,表面上装得比谁都善良,暗地里比谁都卑鄙的女人,你接近那老头子不就是为了图谋我家的财产吗,嫁给一个比自己父亲年纪还大的老头子,哈,多么好的算计啊,你陪那老头子睡了不到一年,就分了几亿的家产,多么划得来的买卖呀,就是这连丰的头牌小姐,很多人愿意为她一掷千金,但人家一年也赚不到你的一个零头,还得不知道和多少男人睡过,都成了名副其实的公共厕所了,你倒是只陪老头子一个人,就赚了几亿。

\t嘿嘿,老头子年纪大了,身体早就不行了吧,你们这一年来行过多少次房?老头子给了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陈君和现在愿意用五亿换取百分之的二十的股份,咱们就按它值五个亿来算,你说你和老头子一年下来要是只有几个几次床事,那你被人上一次岂不是就得好几千万?我看那天上人间最大的红牌也不值你身上一根毛了。

\t钟灵,我觉得你入错行了,真的,你天生是个做生意的,但我觉得你做错了生意,你应该去做皮肉生意才对,给人上一次就几千万,你每天勤快一点,不用一年,世界首富就是你了,你说你还来贪图我家这点家财干嘛,几个亿而已,能让你看得上眼?

\t钟灵,不是我非要骂你,是你就该被人骂,以前我不屑于骂你,咱一个大男人,不屑于跟你这种小女子一般计较,今天你赶着上前来让我骂,那我也就只能实话实说了,要是让你听了不舒服,你也别怪我,是你自个非要我说的,你都求着我骂了,我能不满足你的心愿嘛。”赵强看着钟灵本来面色平静的脸一下一下变得通红时,心里也不知道多么快意。

\t钟灵没说话,面色涨得通红,一双冰冷的目光看着赵强,她告诉自己,赵强只是那种比街头小瘪三还不如的无耻之人,跟这样的人计较,只会侮辱了她自己!

\t“赵强,还有没有要说的,还有的话,我继续听着。”钟灵漠然道。

\t“有,当然还有,不过我今天暂时不想说了,一下子全骂完有啥意思,每天骂一点,这才有意思嘛,钟灵,你要是每天都来被我骂一下,我想我一定天天心情舒畅。”赵强眉开眼笑。

\t“这么说你今天心情已经舒畅了?”钟灵盯着赵强,“既然你心情舒畅了,那么接下来,我希望你也能心平气和的和我谈一谈。”

\t“谈啥?咱俩之间除了恨意,有啥好谈的吗。”赵强冷哼一声。

\t“我希望和你好好谈谈陈君和,他那个人不简单,你将他引入公司来,是引狼入室,我们之间的争执和矛盾是我们自个的事,咱们再怎么争,这公司都还是姓赵,是你们赵家的公司,就算你对你爸怨气再大,你也该明白他的苦心,他确实是要把公司留给你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只要我一离开公司,就自动转到你名下,你爸的良苦用心你还不明白吗,而你现在把外人带进来,这公司以后是否还会不会姓赵,你有没有想过?”

\t“你以为你这样讲我就会放弃和陈君和的合作吗,你嘴上说得多好听呀,结果还不是为了继续保住你控制公司的目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被你随便几句花言巧语就蒙过去?”赵强嘲讽的看着钟灵。

\t“赵强,你怎么就听不进我的话,现在公司是我在管理没错,但我实质上并不是真的拥有这公司,这公司说到底是你的,你把外人带进来,那才会真正危及到公司的利益,你为什么就不能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我的话。”钟灵看着赵强,真的是恨不得给赵强一锤子,看能不能将赵强敲醒,她都不知道赵强在外留学四年所受到的教育,到底都学到哪去了。

\t“钟灵,你就别危言耸听了,陈君和注资五亿,也不过是获得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能危及到公司什么利益?就算是陈君和进来后,我们的股份都稀释了,但我们赵家掌握的股份还是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这公司无论如何都只能姓赵,你别忘了,就算是你手上拥有的那百分之二十可以转让的股份,以后想要出售的话,也必须优先卖给我,这是老头子遗嘱规定的。”赵强不屑的看着钟灵,他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

\t“陈君和现在既然可以获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你怎么知道他以后就不会再通过各种手段一步一步的获得更得股份,并达到控制赵氏集团的目的?”钟灵试图说服赵强。

\t“行了,你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话,你口口声声让我小心陈君和,我看我最该小心的是你才对,你现在手头就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以后你要是用其他手段把那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也真正变成你的,那赵氏集团才真的不再姓赵了,哼,我看最有狼子野心的是你。”

\t“不会的,如果我那样做,那就是我对不起高朋,我绝不会做那种事。”

\t“对不起高朋?哎哟,说得还深情哦,听得我好感动,感动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赵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钟灵,拜托你别把当成一个三岁小孩对待,你是嫁给老头子没错,但你就真的对他有感情?你有感情的不过是人民币,是我家的那点财产,你少假惺惺的在我面前装成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你以为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在我面前装有意思吗,省省吧你,收起你那套假仁假义,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

\t“赵强,今天你不相信我的话,有朝一日你会后悔,我现在虽然不能证明陈君和包藏祸心,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你把他带进公司,有一天真正害的是你自己。”钟灵气得直哆嗦,她不否认她当初嫁给赵高朋也有一些功利心,但那跟眼前是两码事,她再怎么样都不会有将赵氏集团变成自己公司的想法,但赵强却是紧紧咬住她这点不放。

\t“钟灵,你别浪费你的口水了,你的好心听在我耳里就跟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你要想真的想向我证明你是那么的高尚,那你现在就自己滚出我们家的公司,把公司交给我,那样我就相信你是真的高尚,对了,再把你手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无偿转让给我,那样我更会对你感恩戴德,觉得你真是高尚得不得了的人。”赵强笑容玩味的看着钟灵,他觉得钟灵不可能答应,否则他之前用尽各种手段想让钟灵自己离开公司也不会不成功,不过想归那样想,赵强眼底深处终归是带着几分希翼。

\t“如果你能将公司撑起来,那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但你不行,高朋死前曾恳求过我,希望我在他死后好好经营公司,不要让赵氏集团垮下去,直到有一日你能撑起赵氏集团,那样你想让我离开的话,我可以离开。”钟灵似是回忆的说着,她想起那晚赵高朋和她说过的话,赵高朋当时已经是极度虚弱,但那晚却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和她说了许久,精神也像是好上了不少,只不过她也没想到,赵高朋会在第二天,那么快的就离开了人世,也许是被赵强活活气死,也许,是生命真的走到了尽头。

\t“又拿这种假高尚的借口来搪塞我,钟灵,我就知道你是这种无耻之极的臭女人,要不是你是我名义上的后妈,我非得让人把你给……”赵强双眼圆睁,后面的话终究是没讲出口,他想说让人把钟灵给轮了,换成别的女人,他可能真的敢那样做,但因为钟灵和他名义上那一层关系,让他下不了手,他终究是还没真正的混账到家。

\t钟灵咬着牙,她听得出来赵强那没说出口的意思是什么,终于是有些愤怒的道,“赵强,你就那么希望我离开公司?你以为我离开真的对你有好处?你成天只顾吃喝玩乐,根本不关心公司的经营,我要是真的离开,你能撑起公司来?”

\t钟灵说着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你觉得你能,那好,我就如你的意,我离开公司,另外我手上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拿五亿来交换,我也一并转给你,从此我和你们赵家再无瓜葛。”

\t钟灵说完,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有些无力的撑着桌子,她知道,她这番话有负气的成分,本是来劝说赵强要小心陈君和这个人,不要中了陈君和的什么诡计,但最后,却反变成她被赵强的话刺激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本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她刚才都已经心平气和了,希望能和赵强好好的谈,两人认真的沟通和交流,但没想到,最后还是会失控。

\t“当真?钟灵,你真的愿意离开?”赵强眼睛一亮,惊喜的站了起来,本来不抱希望,对钟灵的一番尖酸刻薄的讽刺和辱骂也只是想发泄心中的怒火,没想到真的起到效果,赵强这会端的是又惊又喜,觉得自己早前真是脑子进水了,耍那么多手段干嘛,天天去公司当着众人的面对钟灵一番臭骂,什么难听的话都尽管骂出来,那样说不定钟灵早滚蛋了。

\t“你不就一直盼着我离开吗,怎么,我真要离开了,你反而不相信了。”钟灵讽刺的看着赵强,她对赵强是真的心灰意冷了,心里唯独觉得对不起的唯有赵高朋,但这一年多来,她也为赵氏集团做了她该做的了,赵高朋泉下有知,想必也不会怪她今日的举动,虽然她也有明知自己刚才说出的话是一时气话,但话既已出口,钟灵也没想过再收回来。

\t“相信,相信,只要你别反悔。”赵强眉开眼笑,不过很快,赵强脸色一垮,想到钟灵说的要拿五亿去交换其手上那百分之二十,他一时哪里拿得出那么多的资金,嘴上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还说你不是为了我们赵家的钱,瞧瞧,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一离开就要变现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t“赵强,你还像个爷们吗?想要拿回所有的股份,就干脆一点,你再啰嗦半句,信不信我立刻收回刚才的话。”钟灵怒道,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赵高朋给她的,钟灵发自内心的感激赵高朋对她如此之好,但既然赵高朋给她了,别人想从她手上拿走,就得付出等额的价值,哪怕是赵强也不例外,若是赵强可以无偿拿走,那赵高朋当初也不用立那遗嘱了,直接将公司都让赵强继承得了,钟灵觉得自己要这百分之二十的利益是天经地义的事,她为赵氏集团辛苦了这么久,从来没想到要将赵氏集团占为己有,恪守本分,赵强既然非要将她赶走,那她拿本该属于自己的,又有什么错。

\t“行行,我不说,你消消气,就当我放了个臭屁,别反悔哈。”赵强舔着一张笑脸,亏他也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刚才能对钟灵冷嘲热讽,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出来,现在听到钟灵松口了,立马又能换上一副谄媚的笑容,“钟灵,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你手上那百分之二十,我拿五亿购买,之后你离开家的公司,不许反悔。”

\t赵强此刻也顾不得自己从哪里去生出五亿来了,想先跟钟灵把事情说定了,生怕钟灵下一刻就会出尔反尔,似乎又有些不放心,又道,“我看咱们得再签个合同,这样才有说服力,不然你过后又反悔了咋办。”

\t“你以为我像你一样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吗,我钟灵虽然是个弱女子,但也知道人无信不立,一诺千金的道理。”钟灵冷哼一声。

\t“好好,你是有情有义,言而有信的人,我是个小人,行了吧。”赵强无所谓的说着,他脸皮厚,也不介意钟灵说什么,只要钟灵不反悔就行,被钟灵骂几句又如何,反正他刚才也不知道骂了钟灵多少句,心里痛快得很。

\t钟灵看着没脸没皮,没有一点骨气的赵强,心里再次兴起无尽的失望,对赵强,钟灵再也不敢有半分指望,将赵氏集团交给赵强,以后赵氏集团是生是灭,钟灵再也不想去多操心,那是赵强的事,赵强想要怎么去败坏其父亲留给他的家业,那也是赵强自己的事,在这过后,她会去一趟陵园,看赵高朋一眼,和赵高朋倾诉自己这一年多来的苦衷,从此和赵氏集团再没半点关系。

\t对赵强只有失望的她,此刻也不想在这里再多呆哪怕一秒钟,起身往外走。

\t“怎么,不再坐一会了?”赵强见钟灵要走,也赶忙站了起来,他关心的不是钟灵走不走,而是钟灵的承诺,看着钟灵的背影,没忘了再喊一句,“钟灵,你等着,我去筹钱,别忘了你的承诺。”

\t钟灵没回头,径直离开了酒店,对赵强,钟灵失望透顶。

\t“哟,这么巧,钟灵小姐,在这又碰上了。”钟灵从酒店门口的台阶下来时,正碰上要走上来的陈君和,陈君和看到钟灵,眼里也闪过一丝诧异。

\t“是很巧。”钟灵瞥了陈君和一眼,“陈先生也是来这连丰酒店逍遥快活的。”

\t“没,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我是来找赵强的。”陈君和笑了笑,也不隐瞒,钟灵既然刚从这酒店里出来,那恐怕也是刚见完赵强,他来之前并没给赵强打,因为他不用打也知道赵强肯定在这里,对方这些天,每天晚上都在这连丰酒店里逍遥快活,陈君和知道来这里准能找到赵强。

\t“陈先生和赵强的关系倒真是好得很。”钟灵说了这么一句,就从陈君和身旁直行而过,没再多半句话,她已经不想再多操心什么,陈君和和赵强想要合谋干什么,也不关她什么事了,至于陈君和是否有另外包藏祸心,她也不想再管,任凭赵强去自生自灭。

\t陈君和看到钟灵离去得那么干脆,反倒是一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钟灵的背影,很快就走进酒店,刚要打给赵强问清楚他在哪个房间,就看到赵强坐在不远处的位置上。

\t“老赵,那钟灵来找你了?”走到赵强对面坐下,陈君和第一时间问道。

\t“嗯,刚来找我了,你怎么知道?”赵强看了看陈君和,随即恍然,“哦,她刚离开,你碰到她了吧。”

\t“不错,在门口碰到她了。”陈君和点着头,不动声色的看了赵强一眼,“老赵,她找你说什么了。”

\t“哈,她来找我说好事了。”赵强一听陈君和问起,脸上也不知道笑道多么灿烂,手舞足蹈的说着,“君和,那臭女人松口了,她愿意滚蛋了,她要自己离开公司,还答应要把她手头那百分之二十也作价五亿转让给我,哈哈,这下公司真的是我的了。”

\t“哦?”陈君和面色一怔,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老赵,她真的那样说了吗?”

\t“当然是真的,我还骗你干嘛。”赵强兴奋的说道,看到陈君和的神色有些不对,赵强神经大条的问着,“君和,怎么,不为老哥我高兴高兴,这次可是钟灵那臭女人主动要离开的,也不知道省了我多少事。”

\t“高兴,我当然为你高兴,这是好事。”陈君和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笑得也不知道多么勉强。

\t“君和,瞧你这笑容可真蛋疼。”赵强笑着指了指陈君和,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小子是对钟灵有意思,我骂她臭女人,看来你是不爱听了,没想到君和你还是个多情种子,这人都还没追上呢,就开始懂得怜香惜玉了,那我当你的面不说她臭女人了,咱得为兄弟的面子着想不是。”

\t“老赵,你真是够兄弟的。”陈君和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

\t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陈君和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正兀自沉浸在喜悦当中的赵强也无暇去多琢磨陈君和的神色,他高兴的同时,也愁眉苦脸着,想着上哪去找五

天津开发圣爱医院专家
德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开封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石家庄癫痫病医院费用
宁夏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